快捷搜索:

回忆与遗忘,不过是花谢花又开

我拽着岁月的衣角,在灯下流走,溘然回身,看不清了自己

大概有一天,我会在悲哀的时刻劝慰自己,不要哭泣;大概有一天,我会像树叶一样,禁不起秋风的一声太息;大概有一天,在十字路口,我会知道,我下一步将去那里大概有一天,我会双手合十,祈祷着一场汹涌澎湃的爱情,祈祷爱我的,我爱的人,不停安好;大概有一天,上帝会准许我,要让我做一个纯真的孩子,不再畏惧寥寂与忧伤;大概有一天,我会在种满风信子的地方执着不悔的等待,在寂静的时刻欢乐,在沉默的时刻相爱,在大年夜海的对面等待一场春暖花开

一朵花开,从光阴里来,会将我们开得寥寂的青春摇荡至落红成泥,险些忘了光阴的远去,只以为是红颜弹指老,就会把不合的结果与命运决然出现一片叶绿,恍惚间就伸展成海,青春散场,一拐弯就看不见踪影,一种坚强的气力却在泥土深处匿伏伸张,探求生命永恒的基本,等待下一季循环

那些已经消掉的,和将要消掉的,无论我若何将之遗忘,在寥寂的时刻,我照样会寥寂,忧伤的时刻,我照样会忧伤

假如韶光过得太快,那么,在留下回忆之前,我只想没有伤痕地恬静地脱离从此今后,我会天天以同一种姿势仰望天空,并不是想探求什么,只是由于习气了寥寂

一朵妖冶绽放的花,开到荼蘼,哪怕只一天、只一秒然后在一起的花喷鼻中,卸下着末一瓣深奥深厚的芬芳,逐步走回安顿自己灵魂的处所

不知道什么时刻,爱好仰望天空,爱好深蓝色的忧郁,着末却发明,天空里却没有我飞过的轨迹流水有痕,岁月无声,泉涌不息,时间流转人与光阴的一场相逢岂是我短短二十几年年的生命所能感悟到的?或许转瞬与永恒,便是我们疏于谋略的嘀答水声,是我们轻忽不计的花开瞬间顷刻即永恒,永恒即转瞬,这便是人生,开开感谢,轮循环回

——题记

一段空了心的岁月

陌上,烟凉荼靡了几季韶光摇摆的流年,轻摆的时钟,不知道岁月的流逝那些人,逐步消掉了;缘尽,缘走,统统都已经不能再转头!

当热夏再一次侵袭沉寂的城市,岁月再一次从指尖间悄然默默溜走,在呆坐时,在闲聊时,在哀叹时,在思考时,韶光就在瞬间流逝,不留半点痕迹

尘埃不决,暗中抵达之前,仍要努力走出一条妖冶的路,走出不合于以前的轨迹这一起上,仍旧会有姹紫嫣红,仍会是千山万水那时,统统的悲哀与泪水都将变成一道日光的妖冶,变成心坎愉悦的小幸福

总在哀叹以前的不幸,以前的美好,着实日子就像一只顽皮的精灵,窃笑地与我擦肩而去到了着末,自己才发明,自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